<ruby id="p2mbb"><meter id="p2mbb"></meter></ruby>

    1.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澜湄合作"再升温 下一条是雅鲁藏布江吗?
      2016/4/5 8:26:21    新闻来源:能源杂志
      "当前的'澜湄合作'是建立在中国让下游国家共享到发展成果的基础上实现的。近期景洪水电站开闸放水,既缓解了湄公河下游国家的旱情,也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在3月26日中国大坝协会主办的2016中国水周"水资源可持续开发利用"科普论坛上,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做出如上发言。


      会上,张博庭从"澜湄合作"与五大发展理念出发,探究了国内水流开发尤其是雅砻江流域的开发问题。


      从"只干不说"到"开放共享"


      张博庭介绍,澜沧江是我国大规模开发利用的首条国际河流,其水电开发是我国国际河流开发利用的重要创新。在澜沧江水电开发初期,我国对国际河流的规划开发属于国家机密,即"只干不说"。


      那时,即使有国外的舆论提出质疑,我们的外交答复也是尽量的回避。这样就给人一种错觉:我国开发澜沧江似乎是将对下游国家的一种伤害。而这些主要由于我们的官员不了解国际河流开发以及国家发展和国际合作的重要作用。


      然而,我们的专业人员,却非常清楚,国际河流的开发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全世界的发展史已经证明:无论哪一个国家的政府,如果不能有效开发利用好自己的自然河流,就无法给自己的国民和社会,创造出一个适于生存和发展的良好生态环境。


      澜沧江-湄公河示意图


      在一些跨境的国际河流的开发利用上,上游的开发往往需要淹没土地建设大水库,以保障河流水资源的调节,是相对利益受损的一方。而下游国家,由于上游的水库建成之后,能够有效地调节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的矛盾、蓄洪补枯,往往是国际河流开发的最大受益方。


      然而,在我国澜沧江水电开发的初期,本来是我国为了自身发展,主动要调控澜沧江的水资源,下游国家自然会受益。但由于受到一些敌视中国发展的势力的挑拨,却遭到了一些下游国家的强烈反对。


      对此,张博庭分析,这些无非是发达国家中的某些极端组织,想利用一些极端环保势力的欺骗宣传,挑拨中国与周边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从而干扰发展中国家的正常发展。而一开始,我国奉行的"只干不说"的策略,正好被这些极端势力所利用。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为支持国际、河流开发,中国政府创新发展了"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事实证明,我国的澜沧江开发,不仅让下游国家实现了从反对到支持的转变,也让双方实实在在享受到了澜沧江开发的实惠。澜沧江下游五国的态度也由此转为高度赞扬。


      "以开放的姿态发展,是澜沧江水电开发创新方式最显著的特点。我们主动把下游国家的专家请过来,与他们一起分享水库的各种水情数据。通过这种敞开胸怀开放的心态、开放的做法,无疑能让很多挑拨离间的欺骗宣传,不攻自破。"张博庭说。"我们相信,通过澜湄合作机制和五大发展理念的实施,中国与湄公河次区域的国家发展一定会呈现出一种合作、共赢和欣欣向荣的美好前景。"


      再度回应《长江开发一甲子都干了啥?》


      除澜湄合作经验外,张博庭还介绍了目前国内主要河流开发的现状。"五大发展理念效果很好,但我国在自己的一些内陆河流上,却未能充分运用好此理念。"


      例如,我国黄河的黑山峡、红水河上的龙滩二期工程,由于淹没的土地与发电效益不在同一地区,因此,上下游双方至今也未能协调好相关开发问题。


      又如在长江的开发问题上,我们很多的环保组织,甚至包括一些环保官员,至今还搞不清"绿色发展"与"为了绿色,不准发展"之间的本质区别。


      针对近期一篇名为《长江开发一甲子都干了啥?》的文章,张博庭也首度进行了表态。他说,文中所担心的"未来长江上游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水库群" 非常幼稚可笑。这篇文章作者的说法,完全违背了客观现实。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可以说世界上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河流。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发达国家的大河上游不是依靠建设一系列水库群来保障其水资源调控的。而我国长江开发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恰恰就在这里。


      我国水能资源全球储量全球第一,尤其是青藏高原,水能资源丰富,这是我国的一个巨大优势。然而,这种优势也在某种程度上掩盖了中国目前水电资源开发程度不高,以及相应的水资源调控能力还不够强的弱点。


      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底,我国的水电开发程度仅为39%,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平均的60%到95%的水平。前不久,我国水资源专家工程院王浩院士介绍说:"表示一个国家水库蓄水能力与河流径流量之比的库容系数,欧洲国家通常是0.9以上,美国是0.66,而我们中国目前还不足0.3"。


      "因此迄今为止,中国的水库蓄水量,与社会发展的正常需要还有巨大的差距。库容系数低的直接后果,就是调控水资源时空分布矛盾的能力不足,导致水多、水少的矛盾同时存在,洪涝和干旱灾害也经常交替出现。"张博庭对此分析说。"中国和一些欠发达目前所谓的水资源短缺,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真正的短缺,而是水库的调蓄能力的不足。"


      为佐证此观点,张博庭还举出了一组数据,如图。



      本表摘自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梯级水电站的开发与管理研究》


      "如图所示,我国的蓄水能力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如我国的国土面积和水资源总量都与美国相近,但我国的水库蓄水能力,尤其是有效的水库可调节库容,还不足美国的一半。"张博庭说。"此外,由上表的数字可见,目前,我国长江上游水库的蓄水量无论是绝对值还是相对率,都与国际社会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即使表中的这个数字,我们现在也还远远没有达到,由于表中打括号的几座龙头水库都还没有建成,所以我们长江水资源调控还十分有限,远远不能满足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


      河流开发的最大意义在于能有效地调节水资源,蓄洪补枯。把雨季的洪水,储存在水库里,到了缺水的旱季,放出来缓解干旱。如果没有一定的储水能力就不能应对水资源的矛盾。因此,能否把开发澜沧江的"五大发展理念"成功经验用在长江各支流的开发上,是我们面临的紧迫课题。


      澜沧江开发经验可推而广之


      几乎就在湄公河下游国家感激中国水库解救了他们的同时,近期还有一些报道称印度对中国的雅江开发强烈反对。


      有报道称,包括印度时任总理辛格和前水资源部长在内的印度高官认为,中国在雅鲁藏布江的水电项目并没有对布拉马普特拉河水量产生明显影响,尤其是旱季的水量,影响供水之说也难以成立。


       


      "而事实上,中国对中印跨境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总体较低,雅鲁藏布江水资源开发利用率不足1%。"对此,张博庭分析说,"这种解释还不全面,甚至可以说不大合适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在上游修建了水电站,影响肯定会有,但一定要强调是有利于下游的水资源调控。这个道理,就和美国要为上游加拿大修建水电站,赞助很大一部分费用一样简单。"


      "目前,虽然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还没有建成巨大调节作用的大水库,但是,从社会文明发展合理利用河流水资源的需要来看,这是早晚要实现的事情。到那时,我相信,总会有一天,我们会像今天帮助湄公河下游国家一样,帮助印度来应对极端气候带来的洪水和干旱。"张博庭补充说。


      "通过澜沧江的开发经历,我们的官员和媒体回答这些质疑时要有底气,要相信我们人类文明发展的目标是一致的,要相信河流开发利用的规律是不会改变的,要相信合作才能共赢。"


      对立,不发展,双输;合作,共享发展,才能双赢。我们应注意总结和推广澜沧江水电开发的成功经验,把五大发展理念运用到雅鲁藏布江的开发上,争取早一天在中印之间也能像今天的"澜湄合作"一样共享发展的成果。谈及雅鲁藏布江的开发前景,张博庭信心满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2961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偷自区第7页,偷自视频区0a,手机偷自视频区视频真实,偷自视频区综合视频区